《In The Plex》Google 内部趣闻挖掘(七)

本文共被喵星人侦察过4,817次。。。

继续由我为大家筛选出Steven Levy讲述Google公司内幕的《In The Plex》一书里有趣的故事和内幕(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见此),本篇主要讲AdSense的诞生到成功:

  • 2003年2月,基于关键字竞价的AdWords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此时Susan Wojcicki想到可以将这个模式扩展到Google以外的第三方网站上:“广告商需要越来越多的点击数,将广告放到非搜索页面里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。如果我们这么做了我们的广告不仅可以出现在AOL的搜索结果里,更可出现在他们的内容页里。”
  • AOL只是一个开始。Google在当月收购了Blogger,Google当时对外声称二者将来会有很多机会。其实Google买Blogger只是为了可以得到更多的内容,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上百万的博客页面里投放广告了,而这一切又都在Google的控制之下。
  • 2003年一家Santa Monic的创业公司Applied Semantics已经做了基于内容的广告,而且还申请了专利,他们的AdSense系统可分析页面上的内容找出关键字并投放相关广告,这跟Google要做的是同一件事,而它的专利显然是Google在这条路上的拦路虎。但很幸运的是Applied Semantics当时与Overture的独家合约正好要到期。Google邀请他们来到了山寨城总部,Applied Semantics给Google演示了一些幻灯片,并称AdSense是一个“十亿美元的机会”。其实他们在头天才跟Overture那里做了相同的演示,但Overture却称AdSense也就值几个亿。而这次Sergey Brin却说“我们认为这是个二十亿美元的机会”。
  • Brin认为销售内容广告更符合自己预期的策略,于是他把会议室里Google员工都轰了出去,只留下Applied Semantics的人和Google商业开发团队的人,跟他们说Google要买你们。这是当时最大的一笔收购,花了Google 4200万美元现金和1%的股份。
  • 尽管后来Google也跟着他们叫AdSense了,但其实其中用的还是之前Google自己开发的系统(言外之意Google花钱买了个安心,免于专利诉讼和Overture的竞争)。这么做其实导致了一些对Google不实的看法,包括对Susan Wojcicki在AdSense上获得成功的质疑。
  • Google需要大客户来投放AdSense广告,比如纽约时报,但对方的要价肯定也低不了,Eric Schmidt觉得风险太大。有一天Sergey走进Eric的办公室说“我要开发这个业务。”Eric说“好吧”。
    “我需要钱付保证金。”Sergey说。Eric说“这可不是什么好生意。”然后他们俩大吵了半个小时,Sergey还是不放弃,最后Eric不得不说“好吧,拿100万走吧!”。这对当时的Google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了,两个月后Sergey回来了说他花了150万。Eric问:“Sergey,你就不能只花100万吗?”Brin还了Eric一个美丽的微笑。
  • AdSense开始计划的是其中一半广告费都划归Google,但Brin觉得Google分得太多了,而且如果Google就明确说我们对半分,那竞争者就可以用更高的分成来吸引站长。所以Google决定站长拿大头,但具体的分成比例不公开,这样就不用担心竞争者的低价竞争了。Susan觉得站长不必在意分成比例,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拿到了多少,是否超越了自己的心里预期底线,至于分成比例就无所谓了。
  • 但在2010年5月,Google最终还是公开了分成比例,用Google的话说是“一种强烈的透明精神”:68%给站长,Google拿另外的32%,这也接近之前多年的分析,而这也更加让人们不清楚为什么Google不从一开头就公开这个秘密。
  • 2004年初Eric Schmidt在Google产品策略大会上问AdSense有多少注册用户了,他想也就几千吧,结果答案是数百万,他和Sergey Brin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,Brin称:“这太棒了!”。之后熟悉Brin的人告诉做汇报的Malone说Brin嘴里的“太棒了”分量相当于诺贝尔奖。
  • 2004年末,AdSense达到了一天显示100万次广告的里程碑。项目负责人Kim Malone想办个趴体,但Google高管则告诉他“要低调,隐藏我们的策略”。因为当时Google已经宣布要IPO上市,Malone最终跟法律部的人商量还是允许办一个庆祝会,但端上来的蛋糕上不能写100万之类的数字。

如果我还有时间看书,会继续在每周归纳出一些有趣的故事,下周见~~

by  谷奥